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霍格沃兹之马尔福崛起

第227章 自然之子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霍格沃兹之马尔福崛起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魔血药剂的效果在达芙妮身上最先显现出效果。

  一来是因为她已经是4年级学期末的学生,她的魔力已经触及到了高年级学生水平的门槛;其次则是因为她还出身于传承最悠久、血脉最纯净的神圣28纯血家族之一。

  很快地她的魔力急速增长,然后她涨红了脸,失控地发出一道尖啸——

  她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次魔力暴动。

  魔力暴动的气势相当惊人,若不是有谢林在场,搞不好在场的女孩中会有人受伤。谢林只是简单地挥了挥手,连魔杖和念咒都不用,就把声波和震动消弭于无形。

  香汗淋漓地达芙妮脚下一软,差点就跪坐在地,但是腰间却被一个强而有力的手臂挽住了,她抬起头来,却见到那张熟悉的英俊脸孔,那双充满着笑意的眸子还对着她眨了眨眼,顿时心里一暖,就轻哼了一声,整个人无力地靠在谢林身上,任由他扶着她坐上了一张幻化出来的软皮大椅。

  谢林很满意“魔血药剂”的效果,达芙妮本来就是准高年级学生的魔力水平,一下子竟连升两级,直接踏入了初级傲罗的水平,而且在魔力之眼的观察下,达芙妮身上有所增长的可不单纯只是魔力而已,她血脉里属于格林格拉斯家族特有的力量已经完全觉醒,一股青葱色的无形力量在血脉中散发着明显的波动。

  和谢林所猜想的一样,因为格林格拉斯这个姓氏本身就代表了“绿茵”的意思,他在很早以前就曾猜想过,达芙妮的家族祖上大概率与除了“巫师”以外的另外一派修习魔法的传承有关——

  德鲁伊教派。

  德鲁伊的魔法和巫师的魔法,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,都是分为魔咒、变形、元素、占卜、炼金等等分支。硬要说有什么分别的话,德鲁伊的所有魔法分支都很明显地更为偏向大自然的力量。比如德鲁伊的炼金术,就偏向使用不同树木的枝干作为原料,而不是使用魔法金属。魔杖学的起源归根究底,就是来自德鲁伊的,只是后来由巫师们所发扬光大而已。

  (注:魔杖学起源自德鲁伊是官设,在Pottermore“魔杖的木质”篇提到奥里凡德选择葡萄藤木作为杖身之一,就是延续了德鲁伊的古老传统。)

  再比如德鲁伊的占卜术,就不使用水晶球、塔洛牌、骷髅头这些工具,而是偏向使用树枝来占卜的树枝占卜术、观察鸟类飞翔和鸣叫的鸟相术等等。

  阿斯托利亚也是格林格拉斯家族的嫡系血脉,甚至她血脉里所蕴含的力量还要比其亲姐姐强上几分,但是由于她长年受到血脉诅咒的压制,以及她在几个女孩之中属于偏低的年龄,所以魔血药剂对她所产生的效果,远没有在达芙妮身上所展现的那般显著。尽管如此,她的魔力也达到了高年级学生水平的巅峰,触及了成年人巫师水平的门槛。

  此刻的她微微地嘟着嘴,有些羡慕姐姐的造化,其实她更加羡慕的是姐姐所得到的待遇。她也好想自己可以脚下一软就整个人掉进谢林哥哥的怀里啊!

  魔血药剂在莫瑞身上所产生的效果也不错。

  莫瑞自身并不知道,其实她身上流着的血脉是来自神圣28纯血家族之一的罗奇尔家族。她的母亲虽不是来自什么传承久远的大家族,但也是纯血巫师。她身上所蕴含的血脉力量也只是比达芙妮稍逊几分而已。和达芙妮一样,她的魔力一举踏入了初级傲罗的水平。

  虽然她并没有引发第二次魔力暴动,所以也没有如愿地发生“脚下一软”的情景,不过她还是对自己的实力增长相当满意。在她看来,谢林的谋划远远不是靠几个人就可以达成的事情,他绝对需要他所能得到的所有帮助。她盘算着,以她自己现在的实力,至少能够帮得上谢林的忙了,而不只是被谢林当作一个花瓶摆设在安全的角落。

  想到这里,她亦忍不住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来。

  张秋的父亲是传承自东方十分悠远古老的家族,以变形术见长。但她的母亲却只是一个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师,所以她血脉里所蕴含的力量只能说是普通,所幸她的年龄也是几个女孩之中最大的,她早就已经有了高年级学生的魔力水平。

  服用了魔血药剂之后,她的魔力一举踏入了初级傲罗水平,而且还是属于那个水平里面的佼佼者。

  她闭上眼睛,仔细地体会着身体里面的各种变化,感受着魔力的滋长。半晌,她睁开了那一对水灵灵的眸子,嘴角边挂上了一丝笑意,一直以来,受限于她本人的天资和潜力,虽然她的大伯公曾为她费心费力地指点,并提供了大量从遥远的东方带过来的家族资源,但她始终不得要领。

  这一刻,她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魔力在她身上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变化,就好像身躯被,怎么说,脱胎换骨那般改造了。她那偏向亚洲人的皮肤好像被镀上了一层神秘的光晕,开始变得有些晶莹剔透,仔细看着的话,还隐隐带着白玉般的光泽。她有种预感,或许——

  掌握张家最为核心的终极秘传变形术的契机,终于来临了。

  苏珊所出身的博恩斯家族,本身就是仅次于神圣28纯血家族的存在。纵然她的家族已经凋零,但传承还在,她那位在魔法部担任高职的姑姑法力可不弱。在原著第六部中,福吉曾对麻瓜首相说过,魔法部一致认为是伏地魔亲自出手才杀得了她,而事后现场所遗留的迹象还显示出她曾经奋力反抗过。

  能够和伏地魔过上几招的人物,就是原著中也没几人吧。

  苏珊的实力比在场的其他女孩要弱是事实。那其实是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,而她的姑姑又忙于魔法部的工作而对她疏于管教,造成了她得过且过、甘于平凡的性格,也因此她在1年级的时候被分院帽分入了赫奇帕奇。

  当然,自从加入了眠龙社,有了谢林的指点、莎尔芙的实战对练,几个志同道合的姐妹相互扶持、相互鼓励,苏珊本人亦拿出了一个赫奇帕奇应有的坚持与勤奋,她的实力也在飞速成长着。服用了魔血药剂之后,她和莫瑞一样,都连跨两级,直接踏入了初级傲罗的水平。

  最后一个显露魔药效果的居然是卢娜,而且在苏珊的魔力增长过后的十五分钟后,卢娜的身上才一点一点地慢慢产生变化。

  此刻密室里的7个人的眼光皆集中在卢娜身上。

  卢娜闭上了眼睛,此刻她就像是一个虔诚的小仙女,在对着无形的空气祷告。

  其他女孩们不知道卢娜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只能向谢林投来一个个好奇的目光。

  谢林笑而不语。

  他的心中其实早已有了猜测。

  谢林和卢娜在列车上的初见,仿若就在昨日,一切都还历历在目。谢林还记得,那个时候的卢娜,远不像现在那么“虚无缥缈”,她还带着一个小女孩的羞涩。但是最让谢林记忆深刻的,是女孩身上的那种别树一帜的独特气息,让人感觉到远离俗世喧嚣的纯洁和宁静,就好像她和大自然融为了一体。

  在那之后的两年时间里,谢林先后获得了拉文克劳、赫奇帕奇、梅林、斯莱特林的传承,他的见识和眼光对比当日已是天渊之别。

  他自然已经知道是什么回事。

  这是一种很罕见的血脉天赋,在漫长的魔法历史上只曾在几个巫师身上出现过。这个血脉力量有个名字——

  “自然之子”。

  这是一个受到大自然的眷顾的神奇血脉天赋,能够和世间所有的魔法生物,包括神奇动物和魔法植物,都有着天生的亲和力。

  上一个觉醒了这种血脉天赋的巫师,便是大名鼎鼎的神奇动物学者,《神奇动物在哪里》的作者,纽特·斯卡曼德。

  此刻,卢娜的气息时强时弱,强大时如风如电、气势逼人,平静时却会让人产生她所在之处空无一物的错觉。但是,谢林的魔力之眼却可以清楚看到卢娜周围的空气,不断地在震荡出无形的波纹——

  “有意思……”谢林观察着卢娜身上的变化,“据古文献记载,德鲁伊教派一向崇尚大自然,始终对大自然抱持着敬畏之心。而卢娜的力量,则是站在了大自然之上,以自身血脉天赋掌控了大自然,让大自然以她为中心而运转,显而易见,卢娜的力量更为高阶,更为神奇……但是,为什么斯卡曼德老先生除了能够使唤几个野性难驯的神奇动物之外,并没有展现出多大的不凡之处呢?”

  谢林的眼底闪过一道精芒,他冷哼了一声,嘴角扬起了一丝冷酷的笑意,“看来,这个世界上,还有很多隐藏起实力的家族嘛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