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篡天命

第三百五十四章 命中注定xinreMenxs.COM

篡天命 苗棋淼 5475 2021-09-06 03:32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篡天命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“是!”古飘然恭恭敬敬地向我爷施了一礼之后,让人抬来了一面直径足有一米左右的镜子,郑重其事地掀开了蒙在镜子上的红布。

  一道通天光柱顿时从地面之上直冲云霄,搅动天地风起云涌。短短片刻之间,悬镜司上空就涌出来一道覆盖千米的螺旋云层,通天光柱正好直插云层中心。滚滚乌云围绕光柱徐徐转动之间,又向四周扩散而去。我从下方仰望长空时,竟然生出了一种苍天被光柱捅破的错觉。

  此时,节节败退的花烟雨厉声喊道:“全都压上去,斩除逆天孽障!”

  沈临也同时喊道:“九重阁门下死战,绝不能让人打扰逆天大计!”

  “诛魔堂,死战!”孙一凡周身浴血。

  “林家子弟,死战!”林镜缘声音沙哑。

  三方人马瞬间疯狂,不顾一切地冲杀在一起。城头不断有人交缠在一起双双滚落。更多高手却在厮杀之间从城头上一路而下,踩在被血染红的地面上,向我们狂冲而来。

  “拦住他们!杀——”古飘然一声令下,剩余术士虽然全部分散开向来敌狂攻而去,却仍旧没有挡住太虚圣地前进的脚步。仅仅片刻之间,不计其数的太虚武士就冲到了算命先生的阵营之前。

  我伸手去摸罗刹时,我爷爷却不慌不忙地说道:“不用紧张,等着看就行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我的话没说完,纠缠在一起的敌人就像是撞上了透明的屏障,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给隔绝在了距离我们阵营十多米开外的地方。

  阵法!

  我这时才发现,那些算命先生所坐的位置正好连成了一座大阵,阵心就是我爷爷。

  大阵把我们眼前的一切隔绝成了两个世界。大阵之外腥风肆虐、血雨狂喷;大阵之内却一片安静,术士个个稳如泰山。

  我忍不住问道:“爷,你这是……”

  对方笑道:“我不是你爷爷。当然,你可以叫我祖师爷。”

  我猛然一惊道:“你是……”

  “宁逆天。”宁逆天说道,“当年,我为了躲避天脉的追杀,用乾坤宝匣转走了自己的魂魄。那只乾坤宝匣最后落进了你爷爷的手里。”

  “你还记得那时候曾经看见过你爷爷像是回光返照一样濒死复生吧?其实,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,是我把他的魂魄生生带了回来,从此我就藏在了你爷爷身边。”

  “你爷爷的命是我救的,本来我应该将他夺舍,可是他却说想要护你十八年,试试自己能不能改变你的命运。我想这样也好,就同意了他的要求。”

  “我们一起守在你身边的这些年里,其实做了很多事,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。当然,我和你爷爷也成为了好友。我们约定,时间一到,他就把身躯让给我,让我把你带上逆天之路。”

  “可是,你爷爷临行反悔,苦苦哀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。最后,我们打了一赌,那就是看你听不听他的话。如果你在地窖里按照他的吩咐,一刀砍断他的脑袋,我宁可让传承断绝,也要抹去你的记忆;反之,你就会按照我们的安排,一步步往下走。”

  我沉声道:“我选择了术士之路?”

  宁逆天点头道:“对!你选择的是术士之路,是天意,也是人意。因为,你下不了那样的狠心。”

  宁逆天道:“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让你逆天吗?因为,你是我和战无相联手推算出来的人,你逆天的机会最大。”

  宁逆天说话之间,仰头看向了天空:“可是,我后来又改变了主意。逆天是我们的执念,不应该强加给你。这次逆天,还是我来吧!”

  “祖师爷!”古飘然惊叫道,“你不让吴召逆天,我们不是……”

  宁逆天摆手道:“我上,未必会输。况且,数百年前我就该跟老天斗个你死我活了,我只不过是在完成上一次的赌斗罢了。”

  宁逆天不容置疑地说道:“这一次,悬镜司会被选为护道人,就是因为天道的命运丝线距离悬镜司最近,这里就是我们逆天的地方。开始吧!”

  宁逆天从身上取出三枚鬼钱放进了一只竹筒慢慢摇动了起来,坐在他身后的所有算命先生也同时取出金钱、竹筒当空摇动。

  宁逆天摇动着竹筒说道:“吴召,我集中了五百命师一起推算属于自己的命运丝线,如果我们撼动命数,我们就算成功了;如果我挪不动命数,不仅我会死,五百命师也一样会身陨于此。”

  “吴召,改命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执着,一种近乎成魔的执着。本来我们不去改命也能活过一生,但是我们不服啊!我们要的,老天不给,就只能去跟他玩儿命。”

  “痛与执着之间,你只能选择一个。”宁逆天道,“如果真的需要你出手时,你一定要想清楚。”

  我沉声道:“你们这样不生不死地等待时机,难道就不痛吗?”

  “至少还有希望。”宁逆天说话之间,原本杂乱无章的铜钱声响渐渐地汇聚在了一个频率之上,一声声震颤犹如声声战鼓,硬悍苍天。

  我举头上望之间,天空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道杂乱无章的命运丝线,就和我在天道玉璧中所看见的一模一样。

  古飘然操纵着镜面在命运丝线之中来回扫视之间,一道道纠缠在一起的命运丝线开始变得渐渐清晰。

  我这才发现,真正的命运丝线之间的距离,远比我在天道玉璧中看到的要宽出很多,那之间的距离足够一个人正常通过。

  可是,宁逆天却紧紧地盯住天空中的丝线一动不动,像是在寻找什么契机。而我也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,五百命师的推算之力正在丝线当中来回转动,似乎是在帮助宁逆天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命运轨迹。

  良久之后,宁逆天忽然伸出两指刺向自己的双目。我还没来得及惊呼,对方的半截手指就已经插进了自己的双眼。他将带着血迹的手指缓缓垂落之间,才开口说道:“神手无手、鬼眼无眼,才能达到神鬼两脉推算命数的最高境界。我的前世本来就是天生的瞎子,我用你爷爷的双眼看到了很多东西,我很开心。”

  宁逆天道:“你知道我一生最想看到是什么吗?是我挚爱之人。我前世从没见过她的样子,但是她在我心中却是最美的女人。”

  “我上一世想要的就是跟她厮守,却没能做到。”

  “她走之后,我求的就是要与他轮回再见,可是我还是没能推算她的轮回。”

  “今生就算我逆天不成,能看看她的样子也好啊!”

  “我的要求一次比一次低,逆天却一次比一次艰难。吴召,我走了,祝你好运!”

  宁逆天忽然怒吼道:“白泽何在?”

  “我在这儿!”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叶烬已经化成了白泽缓步走向宁逆天,“我准备好了。”

  宁逆天伸手从我身上抽出罗刹,跨上了白泽脊背,高举长刀,以一双血眼瞪视着苍天:“我们走——”

  白泽仰天长啸之间,往云霄之上狂冲而去。我眼看宁逆天距离命运丝线越来越近时,空中那原本敞开的命运丝线却忽然向宁逆天的方向合拢了过去。

  不好!

  天道玉璧当中的命运丝线锋利如刀,足能割裂人体。如果宁逆天……

  我眼看着两道丝线像是一把剪刀,一左一右地斩向宁逆天之间,白泽忽然一侧身形,从两道丝线之间穿插而过,扑向了天道中心。

  很快,一道道命运丝线就往天道中心汇聚了过去,掩盖了宁逆天和白泽的身形。

  他们冲进命运,是要改变命运,可我却觉得他们是在自投罗网。

  或许,他们本身也这样觉得吧?

  可是,为了那份执着,他们敢怒战苍天;为了那份执着,他们不畏灰飞烟灭;为了那份执着,他们在成疯成魔啊!

  我紧握双拳仰望长空之间,却听见花烟雨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他们的阵心没了,全力攻阵!”

  太虚武士几乎在同一时间甩开了对手,往大阵方向攻杀了过来。沥血不止的长刀瞬时扬上天空,刀锋上的血迹如雨似水地甩向天际,森寒的刀锋却在一瞬间劈向了大阵的防御。千百把长刀同时落向大阵之间,竟在空中爆出了一声巨响。好像是劈中了铁砧的长刀,在大阵的反震之下几乎又在同一时间向空中扬起。

  “噗——”

  五百命师齐齐喷出一口鲜血,猩红的血迹瞬时间染透了他们的衣袍。可是那些命师却没来得及擦去嘴角上的鲜血就再次昂首向天。

  虽然他们都看不见天上的情景,可是他们的心神、他们的执念却在陪着宁逆天共闯天关,他们在等宁逆天归来,他们要看宁逆天改命成功。

  被大阵余威震开的太虚武士也同时连退了几步,有人长刀落地,有人吐血扑倒,也有人被身后赶上来的对手当场格杀。

  花烟雨却丝毫没有在意属下的损伤,一遍又一遍地催促道:“快,再攻击一次。他们的大阵坚持不了多久,再攻击一次就能破阵了!”

  古飘然等人也红了眼睛:“守住,全都给我顶上去,不能让他们破阵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