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开局签到: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

第254章 天才药剂师,现场做演示(求订阅!!)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开局签到: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所有人的视线就都落在了查理麦格纳的身上。

  麦格纳:“我是查理麦格纳,就像刚才唐先生介绍的那样,是梅奥医学中心中原区的负责人,首先我要说的是,我们梅奥医学中心很重视中原区的合作伙伴……”

  吴远看着这个查理麦格纳,感觉怪怪的。

  拜系统所赐,吴远现在脑海里有各种各样的医学知识,同时医疗方面的常识也不少。

  梅奥医学中心确实是非常优秀的私立医院,全世界都排名前列。

  本来梅奥医学中心就有研发部门,而且研发能力还不错。

  但问题来了,梅奥医学中心为什么要和杉元制药合作呢?

  他们图什么?

  以吴远对这些美丽国大型药疗机构的了解,就算梅奥医学中心真的觉得杉元制药研发能力也很强,并且在中原这边很有优势,也不会真心想要跟一家中原企业合作的。

  没错,就算是表面上合作,也不会不会毫无保留,终归会留上几手的。

  难道说……

  吴远忽然想到,未来唐明元的杉元制药出现严重的医药卫生事故,该不会跟梅奥医学中心的合作有关吧?

 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  虽然这么恶意地去揣测并不地道,但是吴远这么猜测也完全合理,甚至可以说可能性非常大。

  此时,麦格纳又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,可听可不听的话。

  这老外的场面话还挺多的,而且中文虽然还可以,但是表达的词汇跟中原人不太一样,听着还挺废劲的。

  不过也许是梅奥医学中心的名气在医疗行业内名气太大,所以在场的所有人听得都很认真。

  就在这时,麦格纳说道:“我们梅奥医学中心可不只是会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,其实我们的研发能力也是世界最顶级的。”

  说到这里,麦格纳转头看了看唐明元:“这也是杉元制药,还有唐先生为什么找我们合作的最大原因。”

  麦格纳又说:“我们拥有全世界最顶级的医生,以及医药研发人员,比如跟我一起过来参加这次活动的卢卡斯肖先生。”

  顺着麦格纳的视线,人们的视线又集中到了坐在前面的一个人身上。

  那是一位男性,三十来多岁的样子。

  虽然叫卢卡斯肖,但却是亚洲人,而且是东亚人的面孔,只不过头发是金色的。

  众人明白了过来,这个人应该是亚裔,甚至很可能是移民到美丽国的中国人,而且应该姓“肖”。

  只是不知道这个姓“肖”的美丽国亚裔人,会不会说中原话?

  麦格纳扫视底下的嘉宾,微微一笑:“我相信中原这边,找不到能比卢卡斯肖更在有能力的药剂师了。”

  底下的人一听,各种表情都有。

  有的点头同意。

  有的不以为然。

  有的却觉得莫名其妙。

  还有的面露不悦之色,觉得这个麦格纳有些目中无人。

  说实在的,麦格纳说这些话,还是挺失礼的。

  毕竟这就等于说,你们中原人都不行,没有跟卢卡斯肖可以相提交论的人。

  如果有真凭实证倒还好。

  照麦格纳的意思,甚至连比都不用比了,直接就下了结论。

  在场的宾客之中,不仅有医疗企业的管理者,还有一些医生,比如吴远、张红薇这样的。

  当然,要说药剂师这种职业,在国内并不怎么流行,但也不是没有。

  而且有一些医生,内科和外科的临床医生也有对药剂方面本身就很有研究。

  所以听到麦格纳的话,这些人就有些不乐意了,觉得这纯粹就是瞧不起人。

  麦格纳显然也看到底下有些人不服气,便说道:“如果有人怀疑的话,我可以让卢卡斯肖先生上来演示一下。”

  底下的人一听,便议论纷纷,交头接耳起来。

  “这老外是什么意思?是想来踢场子吗?”

  “我看像,就是觉得咱们这边没人。”

  “要不你上去跟他们较量一下,你不是对药剂还挺有研究的吗?”

  “……你这话说的,我哪有什么研究啊,就是偶尔会帮着配一配药,这个得专业的药剂师才行。”

  “咱们这边有药剂师吗?”

  “肯定有啊,就是有点儿少,不知道现场有没有药剂师。”

  所谓的药剂师,也被人称为药师,是负责提供药物知识及药事服务的专业人员。

  比如说根据患者的病情进行配药。

  还有一些更厉害的药剂师,可以按照经验和固定配比,配出指定的药剂。

  而在药物研发中,这样的人才是非常必要的,而且好的药剂师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顶尖人才。

  而麦格纳带来的这个美丽国亚裔,极大可能就是很高等级的药剂师。

  主持人笑着说道:“既然麦格纳先生都这么说了,那就给我们演示一下,见识一下世界上最好,最顶尖的药剂专家的实力吧。”

  看样子,这是已经准备好的项目。

  不过这样的方式,真让人不喜啊

  于是,宾客席上的人们就象征性地拍了拍手,鼓了鼓掌。

  主持人笑着说道:“有请卢卡斯肖先生上台!”

  在掌声中,那个亚裔美丽国人便走上了台。

  这个人看起来特别牛批,一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。

  当然,可能这此人确实有很强的优越感吧。

  主持人走到卢卡斯肖近着,说道:“卢卡斯肖先生,你想对宾客们说些什么吗?”

  卢卡斯肖接过麦克风,看了看底下的人们,这才说道:“我是卢卡斯肖,来自美丽国,我觉得说一些药剂学的知识其实没什么意思,因为你们大部分人都听不懂。”

  众人听到这里,面面相觑起来。

  好家伙,这家伙长相上挺狂的,说起话来就更狂了。

  也不知道卢卡斯肖跟老板麦格纳说话的时候,是不是也这么狂。

  不过人们也发现了卢卡斯肖真的会说中原话,而且说得还特别流利,发言特别正,就是正常的普通话。

  由此可以看出,这个人很可能是在中原出生,后来又移民到美丽国的。

  不仅起了个外国名,还把头发染得挺像“老外”的。

  换句话说,这就是某些人口中的假洋鬼子。

  卢卡斯肖的话,连主持人听了都略微有些尴尬。

  主持人:“卢卡斯肖先生,那接下来你是不是要给大家演示一下,所谓药剂师的能力呢?”

  卢卡斯肖点了点头:“我就现场给你们演示一下,一个药剂师应该具备的能力。”

  主持人:“那是什么呢?大家是不是很期待啊?”

  这是个好问题。

  到底有多少人期待看卢卡斯肖出风头?

  主持人问完,也就是稍微有一些人回答了,含糊不清,听不出来回答的是什么。

  主持人也没有管这些,挥了挥手,一个人从侧门推上来一个类似于酒店里的小餐车的推车。

  小推车一共有三层,上面的两层放着大大小小的器皿。

  这些器皿有的放着粉末,有的则放着某种液体。

  这些粉末和液体,也基本上什么样的颜色都有。

  聪明人一想便知道,这些粉末和液体,是各种各样的药粉和药液。

  事实也是如此,主持人马上就对众人解释:“大家注意了,这上面的每一个器皿里,都会装一种药粉,或者药液。”

  主持人拿起一个器皿,然后又从放置器皿的位置拿起一件东西,说突后排:“而且每一个器皿下面,会有这样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的是器皿里所装的药粉,或者药液的名称。”

  主持人:“接下来,就请顶尖的药剂师卢卡斯肖,来现场随机辨别这些药粉和药液,并且说出名称,看看能不能对上。”

  众人终于完全明白了过来。

  原来是现场考试啊。

  考一考这位所谓的顶尖药剂师,药剂学学得是不是扎实。

  不过按照一般人对药剂学的理解,卢卡斯肖几乎是不可能答出好成绩的。

  医学上的药粉和药液多如繁星,说有成千上万种也毫不夸张。

  一个人只凭观察,触摸,甚至尝味道就能辨别出具体是哪一种药粉,哪一种药液,根本就不可能。

  底下的人又开始议论纷纷,交头接耳了起来。

  “现场就能辨别每一种药物?这可能吗?”

  “我看不太可能,范围太广了,光是要记住药名就要费多少工夫啊!”

  “还真别说,这种神人我在医学资料上看到过,确实有这样的人,能靠观察,触摸,还有尝味道来辨别药物。”

  “那如果是有毒性,或者有成瘾性的药物怎么辨别?一尝还不得中招?”

  “说的是啊,有的药剂可不是用来吃的,比如透析液之类的,毒性可不低啊。”

  “笨蛋,那样的药物就不在范围,不需要拿出来做辩认啊,只要是用来做辨认的药粉和药液都是可以服用的。”

  “我说,你们不会真以为这个叫卢卡斯的家伙真能辨别出各种药物吧?”

  “谁知道呢,看他这么牛批,估计还是有两把刷子的。”

  “对了,你们说,会不会现场造假啊?看起来是现场辨认,其实早就事先彩排好了,只要背过来就行。”

  “那倒是也有可能,我觉得肯定是这么回事儿。”

  这时,主持人似乎听到了底下的议论声。

  尤其是“做假”的说辞。

  主持人马上解释道:“我可以向大家保证,决定没有选假,绝对没有猫腻,这些药粉和药液确实都是我们提前准备好的,但是准备的是什么东西,都没有事先跟卢卡斯肖透露过。”

  主持人笑着说道:“当然,这些药粉和药液都是我们国内比较常用的品种,总之,这就是完全的盲猜,十分有技术含量。”

  宾客们听了,有的信,有的还是不信,不过大部分人还是相信的。

  如果确实有什么猫腻,主办方搞这么低劣的伎俩实在没什么用处,贻笑大方罢了。

  此时,如果有人看向梅奥医学中心中原区老板麦格纳的话,就会发现这个老外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,似乎正在看一场好戏。

  这种笑容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解释,就看到底怎么想吧。

  主持人:“那就有请卢卡斯肖先生来现场做演示了。”

  卢卡斯肖点了点头,表示已经准备好了。

  然后主持人在小堆车的一层,随意取了一个器皿,然后拿到了卢卡斯肖那边,递给了他。

  意思是让卢卡斯肖猜这里面装的是什么药物。

  那器皿里装的是药粉,远远看去,似乎是粉色的,也有可能是桔色的。

  卢卡斯右手接过那器皿,仔细看了几眼,然后便交还给了主持人。

  主持人惊讶地问道:“卢卡斯肖先生,你已经看出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?”

  卢卡斯肖微微一笑:“我已经猜到了,这里面装的是美爱克。”

  美爱克,真正的学名叫做头孢妥仑匹酯片,也就是头孢药物的一种。

  只要有一些社会阅历的人,就算不是医生也能知道,头孢就是一种抗生素,是杀菌类药物。

  这种东西确实很常见。

  不过这器皿里面确实装的是美爱克的粉末吗?

  主持人笑着说道:“那好,接下来我们就看看,卢卡斯肖先生猜得到底对不对?”

  说着,主持人又走回到小推车跟前,然后拿起刚才器皿压着的小卡片,将其翻了过来。

  镜头也随即转到卡片上面,然后将上面的文字特写,投映到嘉宾身后的大屏幕上。

  宾客席上发出一阵惊叹。

  “还真是美爱克啊!”

  “厉害啊,光是看了几眼就能猜出来,简直逆天!”

  “这是真的吗?感觉不怎么靠谱啊。”

  “也不能这么说,也许这就是顶尖药剂师的实力。”

  此时,麦格纳的笑容更深了。

  似乎在说,看吧,我带来的人就是这么厉害,超出了你们的想象。

  主持人看效果不错,不禁微微一笑:“卢卡斯肖先生果然经验丰富啊,还真是看几眼就能猜到了。”

  卢卡斯肖:“因为太简单了。”

  主持人“噢”了一声:“那咱们接下来就挑一个有难度的。”

  说着,主持人又在第二层随便拿出了一个器皿,再次递给了卢卡斯肖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