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开局签到: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

第255章 吴远上台,挑战最强药剂师(求订阅!!)xinRemenxs.com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开局签到: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卢卡斯肖接了过来,仔细看了看。

  这里面也是一些粉末,似乎确实有一些难度。

  卢卡斯肖便将左手的麦克风交给主持人,然后用一只手捏了一些粉末看了一眼。

  接着,卢卡斯肖将器皿将还给了主持人。

  主持人:“看样子,卢卡斯肖先生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,那么就请卢卡斯肖先生公布一下答案吧。”

  卢卡斯肖:“这是克拉霉素,一种常见的抗生素。”

  主持人笑着说:“下面我们看看卢卡斯肖先生说得对不对。”

  说着,主持人便走回到小推车前,然后拿起那张对应的小卡片。

  镜头给了一个特写,上面果然写着“克拉霉素”几个字。

  底下的宾客席上,还是响起了掌声。

  说实在的,这次卢卡斯肖的表现还是挺正常的,看着不假。

  而吴远感觉这个卢卡斯肖还是有几把刷子的,要不然从老板麦格纳,到卢卡斯肖本人,也不会如此自信。

  吴远也知道,药剂师其实是一个相当需要天分的职业。

  意思是说,其它职业也需要天分,但是药剂师是属于那种天分的占比非常大的那一种。

  举一个例子,如果没有天分,只能勉强做一个药剂师,做一些基础工而已。

  而如果有一定的天分,那就有可能会参与药剂研发工作。

  如果在药剂学上的天分很高,那可不得了,如果他愿意的话,绝对可以成为药剂研发的核心人员。

  这个卢卡斯肖,如果此时确实没有做假的话,那可能确实是个有天分的药剂师。

  看麦格纳对卢卡斯肖的重视程度,并且已经移民去了美丽国,还有可能是一个天才药剂师。

  真实情况也确实如此,卢卡斯肖并没有和主办方合着伙变魔术,确实有真才实学。

  卢卡斯肖在药剂学方面的造诣很高,十几岁的时候就展现了天赋,可以用观察和触感来判断出很多种药品,成功率可以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。

  更重要的是,卢卡斯肖的记忆能力非常强。

  成千上万种西方药品成分,卢卡斯肖都可以倒背如流。

  而且卢卡斯肖已经参与了梅奥医学中心几种药物的研发,积累了不少的研发经验。

  麦克纳认为卢卡斯肖可以挑大梁了。

  卢卡斯肖也觉得自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。

  接下来,卢卡斯肖又在主持人的安排下,先后辨认了五六种药品,只有一个没有辨认出来。

  底下的宾客们又开始议论纷纷,交头接耳起来。

  “这个叫卢卡斯的人还真厉害,盲猜药品可是很难的,他居然没出什么错误。”

  “你不觉得有点儿假吗?肯定有猫腻。”

  “假什么啊,一点儿都不假,我听说确实有这样的人存在,只不过比较难碰到罢了。”

  “唉,怎么说呢,咱们这边的人才流失严重啊,都去美丽国了。”

  “说的是,这个姓肖的卢卡斯一看就是中原人。”

  “什么中原人,现在应该是美丽国人了。”

  卢卡斯肖结束了盲猜药品的表演,但是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面对主持人好一阵子的彩虹屁攻势。

  主持人:“感谢卢卡斯肖的精彩表演,刚才麦格纳先生说卢卡斯肖是一位极其有能力的药剂师,很多人,包括我都有所怀疑,现在经过卢卡斯肖的一番演示,麦格纳先生确实所言非虚。”

  麦格纳微微一笑,拿起麦克风说道:“先生们,女士们,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别说在咱们活动现场了,就算是在全中原,也不会有比卢卡斯肖能力更强的药剂师了。”

  众人一听,不禁面面相觑起来。

  虽说卢卡斯肖看起来确实很厉害,但要说全中原都没有比他强的,那话也有些说得太满了。

  全中原这么大,十好几亿人口,当医生的也有千千万,怎么可能会没有这样的人才?

  所以不少人都不怎么服气。

  但不服所归不服气,却没有人敢出来说个“不”字。

  有一些人倒是在小声议论着。

  “你上啊,你不是在这方面挺强的嘛!”

  “我没说过我很强啊,我只是说我有这方面的经验。”

  “这小子太嚣张了,我都要看不下去了,你赶紧的吧!”

  “怎么我赶紧的?你怎么不赶紧的?”

  “你怎么这么孬啊?”

  “我怎么孬了,你行你上啊!”

  这时,麦格纳又说道:“看样子各位有一些不服气啊,如果不服气的话,可以现场挑战,这个机会很难得啊!”

  众人再次面面相觑。

  不得不说,这确实是一个出风头的好机会。

  但是出风头也要有实力才行,如果没有实力,那风头肯定是出不了的,只能吃苦头,只能丢人丢脸。

  麦格纳:“怎么,没有吗?”

  此时,麦格纳这样的言行,已经近乎于挑衅了。

  台上的其他重要嘉宾都或多或少有一些不快。

  唐明元微微皱了皱眉头,显然心里不悦。

  但是可能是碍于他们杉元制药跟梅奥医疗中心是合作关系,所以也就勉强忍了下来。

  唐明元是一个成熟的中年人,深谙为人处事之道,自然不会像少年人和青年人那么冲动。

  而傅平义也是颇为不快,心想这麦格纳来到中原人的地盘,却说这种大言不惭的话,未免有些不知轻重了。

  不过吴远却没有什么意外,美丽国人本身就很自大,这又是一个印裔美丽国人,双层BUFF加持之下,那就会觉得自己更厉害了。

  当然,不只是麦格纳,甚至连那个卢卡斯肖也露出了轻蔑的笑容。

  不可一世,目中无人。

  但可惜的是,似乎没有人要上去打这个麦格纳和卢卡斯肖的脸。

  主持人也觉得不会有人上来,不过还是打算走一走形式,说道:“请问,有人要挑战一下卢卡斯肖先生的能力吗?如果没有的话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麦格纳出声打断了主持人的话:“如果没别的人来,那就让他上来吧。”

  众人不禁怔住了。

  他?是信?

  只见麦格纳确实在伸手指着一个人。

  众人顺着麦格纳手指的方向看去,居然指着的是傅平义傅老那一桌的人。

  更确切地说,是坐在傅平义旁边的年轻人。

  有一些人认了出来,正是吴远,傅平义的忘年交!

  张红薇吓了一跳。

  吴远虽然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医生,但只是一个外科医生,可不是药剂师,怎么可能上去挑战一个专业的天才药剂师呢?

  就算他赶上去,也赢不了的。

  而傅平义则有些意外,没想到麦格纳想强行让吴远上去。

  看样子,查理麦格纳此人还是挺记仇的。

  傅平义小声说道:“吴医生,还是别上去了,不要受了他的激,这不是你的专长。”

  吴远刚要说话,却听主持人说道:“这位……有什么特别的吗?麦格纳先生?”

  麦格纳笑着说道:“我听说他是一位优秀的医生,如果足够优秀的话,那就应该对药剂很了解才对。”

  麦格纳停顿了一下,又看了看台下的宾客席,说道:“我说的对不对?”

  宾客们当然回答不了了。

  国内的医疗体制,医生是医生,药剂师是药剂师,虽然工作人会有交叉,但似乎也扯不上太深的关系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只见吴远居然站了起来。

  这样子似乎是要接受卢卡斯肖的挑战了。

  张红薇:“吴医生,你要做什么?”

  吴远:“既然他要让我上去,那我就上去呗。”

  吴远:“傅老,我不上去也不行了。”

  傅平义朝吴远点了点头。

  傅平义对吴远还是挺了解的,他虽然很年轻,但为人处事却很谨慎老道。

  如果吴远一点儿胜利的把握都没有,他是不可能上去的。

  换句话说,吴远敢上去,那就说明心里还是有底的。

  在众目睽睽之下,吴远走上了台。

  不少人在窃窃私语,议论纷纷。

  “那个人是谁啊?看着挺年轻的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?他叫吴远,跟傅平义的关系非常密切。”

  “跟傅平义关系密切?他是干什么的啊?医生?”

  “听说是个外科医生。”

  “外科医生?那跟药剂学离着挺远的吧,如果是内科还可以理解,他居然敢下去挑战?不怕丢人吗?”

  “那谁知道呢?反正丢人的不是咱们。”

  此此同时,朱洪刚倒是挺兴奋,搓了搓手,对江国华说道:“看到了没?吴老弟这才叫英难,英雄无畏!”

  江国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信心可没那么足,总觉得吴远上去,也是去当那个卢卡斯肖的背景板。

  台上的嘉宾也看着吴远,倒觉得挺意外的,尤其是唐明元。

  前面说过了,唐明元跟吴远见过一次面,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他。

  而且,唐明元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。

  麦格纳为什么会让吴远上台来挑战卢卡斯肖?

  如果唐明元没有记错的话,吴远只是一个外科医生才对,跟药剂师的关系并不大。

  主持人看到吴远上来,当然也觉得颇为意外了。

  主持人:“这位先生,自我介绍一下吧。”

  吴远接过麦克风,说道:“吴远,来自燕江东城医院。”

  底下的人不禁又聊了起来。

  “燕江东城医院,倒也算是一家外科强院了。”

  “在燕州省确实是强院,但在全国的排名可能也不会太高。”

  “我觉得吧,不管他是哪家医院的,外科医生在药剂学方面,还是挺差意思的。”

  “但你有没有想过,麦格纳先生为什么会让他上去?”

  “你不知道?麦格纳之前在一楼的餐厅吃过吴远的亏,记仇了呗。”

  “呦,我还真不知道,这下子吴远可就惨了,麦格纳硬逼着他上台,肯定没安什么好心。”

  “总之啊,看戏吧,就看这个叫吴远的能有多大本事了。”

  此时,主持人呵呵笑道:“吴医生,刚才麦格纳先生说你是一位优秀的医生,那么在药剂学方面,有没有什么研究呢?”

  吴远淡淡地说道:“没有什么特别的研究。”

  众人不禁一怔,没想到吴远会如此说,有点儿当众认怂的意思。

  当然,采取谦虚的态度也是好对策,如果真失败了也能圆得过去,不至于太难看。

  不过既然上来了,人们还是想要看吴远发挥实力,虽然可能赢不了卢卡斯肖,但是也不能输得太惨吧。

  这时,主持人又问:“吴医生,我再多问一句,那你对这次挑战是没有信心了?”

  卢卡斯肖脸上的微笑已经明显是嘲笑了。

  显然,卢卡斯肖十分看不上吴远。

  毕竟一个外科医生根本就不可能对药剂学有什么特别深入的研究。

  如果只是一知半解,那根本就不可能猜得出这些药品。

  恐怕一个都猜不到。

  然而,令人更加惊奇的来了。

  只听吴远淡淡地应道:“不会,我对这次挑战信心十足。”

  卢卡斯肖的笑容完全僵在了脸上。

  什么意思?

  信心十足?

  这个外科医生居然说可以挑战他卢卡斯肖!?

  真是开什么玩笑啊!?

  卢卡斯肖以为自己听错了,或者是出现了医学层面上的幻听。

  其他人似乎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  主持人:“吴医生,你确定吗?”

  吴远瞥了主持人一眼:“不就是猜一猜那些药品的名称吗?”

  主持人点了点头:“确实是那样,那可是很难的,一般人都不可能猜得准确的。”

  吴远:“我知道,但是我认为我没有问题。”

  主持人还是不死心:“吴医生,你的意思是说,你可以赢卢卡斯肖,是这样吗?”

  吴远:“没错,是这样,完全可以赢。”

  卢卡斯肖和麦格纳都瞪大了眼睛,看着吴远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疯子,一个外星人似的。

  而底下的宾客们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  “这个吴远够狂的啊!他真的觉得自己能赢吗?”

  “我看就是纯粹的嘴硬了吧。”

  “但是嘴硬有什么好处吗?马上就会输啊,这样不是现场打脸吗?”

  “那谁知道呢,可能他是受虐狂,很享受被打脸的快感吧。”

  唐明元仔细打量着吴远,觉得此人还是太年轻了,一点儿都受不了激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