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开局签到: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

第224章 这道难题,谁能解答?(求订阅!!)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开局签到: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视频播放的这台手术应该是一台胰腺炎手术。

  看起来这台手术也并不复杂。

  年轻的外科医生们认真地盯着视频看,不时还点着头。

  高华江和范思远当然也会看上一看了。

  两个人都是国家级医学院士,而且关系非常好,虽然不在同一城市,但偶尔也会约着聚餐。

  这次范思远能够来燕江这边当评委,也是因为高华江的力邀。

  高华江笑了起来,对旁边的范思远说道:“这道题看起来有点儿难啊。”

  范思远点了点头:“确实难,估计这些年轻人答不准。”

  高华江看了吴远一眼,发现这小子也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视频。

  高华江小声说道:“也不一定,或许有人能答出来。”

  范思远:“噢?谁啊?”

  高华江:“迈个关子,看看我猜的对不对。”

  范思远点了点高华江:“你不说是谁,我哪知道对不对?”

  高华江:“是我的一个学生。”

  范思远怔了怔,这倒是没想到。

  不过范思远知道高华江正在办一个医学硕士进修班,针对的就是年轻一代的外科医生。

  在场的都是各个医院选拔出来的年轻外科精英,里面有高华江的学生太正常了。

  不过高华江还是在迈关子,死活不肯说是谁。

  那个老外查理佛斯林,也对现在播放的视频挺兴趣。

  其实这个老外还真不是直接从美利坚过来的,而是帝都来的,他作为某家医院的专家,一直都常驻在中原。

  所以这老外是会一些中文的,只不过半生不熟而已。

  至于查理佛斯林旁边坐着的那位美女,也确实是混血儿,名叫安妮陆,或者叫陆安妮。

  陆安妮是中美混血儿,她的中文可就比查理佛斯林强多了。

  陆安妮虽说是佛斯林的助手,但是本身也是医学专家,而且是药剂学和医学双学位,优等生中的优等生,相当厉害的人物。

  佛斯林:“有一些问题,这台手术。”

  陆安妮点了点头:“而且问题很多。”

  佛斯林:“有意思,安妮,你觉得这些年轻的中原医生答得出来吗?”

  陆安妮看了一眼,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很难。”

  佛斯林:“安妮,看来咱们两个终于有了共识。”

  陆安妮笑了笑。

  虽说陆安妮名誉上是佛斯林的助手,但其实是在独立工作的。

  在工作中,陆安妮经常跟佛斯林为了某个诊断结果而争论。

  其实陆安妮从心底还是挺自负的一个人。

  自小她就被称为天才,是别人眼中的精英,是天之骄女。

  事实上陆安妮也确实当得起“天才”之名,尤其是在临床医学方面。

  虽然陆安妮没有很多的临床经验,但是分析能力却出奇的强大。

  陆安妮很快就发现,这台胰腺炎切除手术虽然看起来很简单,但其实并不单纯。

  而且还问题不只一个,还很隐蔽,这些年轻的中原医生或许能看出一个两个,但肯定找不到所有的问题。

  这时,视频暂时了。

  停在了手术视野最好的一个视角。

  主持人笑着说道:“怎么样?这台手术大家看清楚了吗?”

  下面有人答道:“不就是一台标准的胰腺炎手术嘛。”

  主持人:“接下来问题来了,这台手术需要处理几个问题?请将每个问题都简述一下。”

  这个问题不出所料。

  所有参加交流活动的年轻医生们开始行动了起来。

  有的小声议论,有的低头沉思,有的抬头思索,有的面面相觑……

  当然,更多的人还在盯着视频看,想要看得更全面,更清楚一些。

  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人去拍抢答器。

  主持人:“没有人拍吗?”

  主持人话音未落,终于响起了“嘀”的一声。

  终于,有一个人拍了,居然又是冯宁伟。

  主持人:“好,请冯宁伟医生来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
  冯宁伟站了起来,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:“我看到了两个问题,第一个问题,也就是主要问题,就是胰腺炎的病灶,就在腺胰体的右下侧,只要切队病灶即可。”

  主持人:“那第二个问题呢?”

  冯宁伟:“第二个问题,其实就是一处粘连,就在接近于胃部的位置,和胃部有一些粘连,需要医生处理一下。”

  冯宁伟说到这里的时候,有一些年轻医生也都点了点头,显然同意冯宁伟的观点。

  冯宁伟微微一笑:“我说完了。”

  主持人:“好,冯宁伟医生可以坐下了,接下来就请几位嘉宾评委判定一下。”

  几位评委,包括骆清学,高华江、范思远,还有老外专家佛斯林。

 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,让高华江评述。

  高华江笑着说道:“这位冯医生眼力还是不错的,看出了很多问题,但还是有所忽略,所以不能算正确。”

  冯宁伟本来都要庆祝胜利了,没想到却没答好,笑容便僵在了脸上。

  此消彼长,其他几家医院的年轻医生们不禁露出了笑容。

  “果然答错了,我就说嘛,肯定没那么简单。”

  “是啊,这个东城医院的医生想法太单一了,如果真那么明显,怎么可能放在这一题?”

  “真是太好笑了,东城医院的医生也太鲁莽了吧!”

  这些议论声虽然小,但是蔡国涛还是隐约听到一些,顿时觉得脸上无光。

  他带队过来,可不是为了打酱油,或者衬托其他医院的年轻医生有多强的,而是为了胜利。

  这样蔡国涛才可以扳回劣势,不至于完全输给沈飞尘。

  沈飞尘上次完成了一台极难的手术,可以说是赚足了功劳,现在已经传出院长有意把外科办公室的正主任之位交给沈飞尘了。

  但是事情还没有最后确定,还在犹豫期。

  所以蔡国涛必须要行动起来,绝对不能让沈飞尘得逞。

  然而,冯宁伟太托大了,让蔡国涛有些焦躁了起来。

  不过没关系,至少现在还没有其他人答对这道题。

  别说其他年轻医生,就连蔡国涛也没自信可以答对。

  蔡国涛心头一动,如果是本方答对,最好不要是吴远,要不然还是会给沈飞尘的功劳薄上添上一笔。

  那样可能就得不偿失了。

  其实这次外科医学技术交流会,蔡国涛是不想把吴远带来的,但是院长姜文强却觉得带上吴远是好事儿。

  吴远表现太好,带上他没准真可以发挥作用呢。

  没办法,姜文强是老大,不听不行,也就把吴远带上了。

  其实来之前,蔡国涛确实想让吴远当替补,宁可把他按在“替补席”上,也不让他站出来表现。

  谁知这次交流会的形式却是“全民参与”,是团体对决,不是个人对决。

  这就让蔡国涛的如意算盘落空了。

  蔡国涛现在就盼望着吴远本来就抱着打酱油的心思过来就行了,最好坐在那里睡一觉才好。

  就在这时,又响起了拍打抢答器的声音。

  屏幕上显示的是“赵同光”三个字。

  现场一时间有些骚动。

  赵同光在燕江市可是非常有名气的,号称天才外科医生。

  赵同光也算是市二院的招牌了。

  赵同光拍了抢答器,说明有了十足的把握。

  主持人也很高兴:“请赵同光医生来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
  赵同光站了起来,同样露出了自信的笑容,而且比冯宁伟还要自信多了。

  天才嘛,首先就要比别人更自信才行。

  这时,高华江和范思远又聊了起来。

  高华江:“这位医生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过的,脑子很好使,算是天才。”

  范思远点了点头:“看起来脑子确实好使,刚才你说的能答上来的那位,是是他吗?”

  高华江呵呵笑了起来:“看看喽。”

  其实高华江看好的可不是赵同光。

  当然,赵同光在高华江看来,也是一位很有潜质的外科医生。

  只不过赵同光的成长路线太过单一,太过一帆风顺,这让他反而缺少了磨练。

  这样的年轻医生,在抗压方面是有问题的,遇到挫折很可能会直接垮掉。

  高华江带过不少天才性质的年轻医生,像赵同光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。

  而且赵同光的性格非常高傲,有点儿瞧不起同龄人的意思,所以以后的进步情况……不容乐观。

  陆安妮看了看赵同光,觉得这位中原小哥还挺帅的,就是不知道能力怎么样。

  而且陆安妮来之前也听说市二院有一个天才外科医生,名叫赵同光。

  所以不免也会多关注赵同光一下。

  当然,陆安妮从心底还是不相信这赵同光有多天才的,觉得就是徒有虚名罢了,最多有一些小聪明。

  当然,赵同光的颜值还是在线的。

  这时,赵同光出声答题了。

  赵同光:“刚才东城医院的那位冯医生看出了两处,但是就像高华江教授所说的那样,还是忽略了一些问题。”

  冯宁伟看了赵同光一眼,不禁低下了头。

  赵同光这小子,真是闲疯了,没事儿提他干什么?

  太过分了!这不是故意抽他的脸嘛!

  赵同光可不是在抽冯宁伟的脸,而是抽东城医院的脸。

  赵同光又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吴远,继续说道:“首先,通过视频可以看到,这位患者的胰腺炎非常严重,可不只一处病灶,而是两处。”

  有些年轻的医生面面相觑,他们还真没看出有两处病灶来。

  很多经验不太丰富的医生,都只能看到一处。

  赵同光:“第一个病灶,就在右下侧,那个病灶非常明显,自然不会错。第二个病灶呢,则在右上部,靠近中间的位置,虽然有一些淡,但是明显可以那一块区域跟其它区域的颜色不太相同,所以是病灶无疑。”

  一些年轻医生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“原来如此,还真是有一些不一样。”

  “之前我也注意到了,就是没往这方面想,还以为只是组织纹理不同。”

  “你不往那方面想,就说明眼力不行,再注意细节也白搭。”

  “不愧是天才外科医生,眼力就是厉害。”

  “那必须的,你要能赶上他,你也是天才了。”

  赵同光听到这些议论声,就更加得意洋洋了。

  赵同光继续说道:“另外,粘连也有两处,而不是一处。”

  赵同光看了冯宁伟一眼,冯宁伟低下了头,这是认怂了。

  赵同光:“除了跟胃壁有一些粘连以外,下面跟静脉血管也用粘连,大家可以注意看胰腺体左上角的位置,那条血管的状态是不是有些奇怪?”

  众人这才发现,确实有这么回事儿,其中一条血管的位置很怪,明显是有受力的,所以很可能跟胰腺体有粘连的情况。

  “厉害,这都能看出来!”

  “天才就是天才,跟咱们凡人可不一样啊!”

  “真牛批啊,赵医生是怎么看出来的?真是神了!”

  肖重山坐在那里,也是一副得意的神色。

  以他的眼力,当然也看到了这些东西。

  以肖重山的判断,赵同光回答得一点儿问题都没有,把能找到的问题都找出来了。

  赵同光是肖重山带出来的。

  赵同光答得好,那肖重山的脸上也有光。

  主持人笑着说道:“赵同光医生答得很详细啊,请问还有其它的事情要说吗?”

  赵同光摇了摇头:“没有了,我回答完毕。”

  说完,赵同光便坐了下来。

  主持人:“那就请几位专家评委点评一下赵同光医生的答案。”

  这时,四位评委当然要碰一下头,各自提出意见了。

  最终,选了范思远来做点评。

  范思远笑着说道:“赵同光医生答得很好,观察力和判断力都很强,在年轻医生中确实属于出类拔萃的一个。”

  赵同光微微一笑,觉得范思远说得一点儿都没错,他绝对当的上“天才”之名。

  然而,范思远话锋一转:“可惜的是,还是有所忽略,所以赵同光医生的答案仍然不能算对。”

  众人一听,全都惊呆了,没想到这都不对。

  赵同光的笑容也跟冯宁伟一样,僵在了脸上。

  主持人轻咳了一声,显然也觉得挺意外的,没想到这道题会如此难,连天才都不行了。

  老外佛斯林笑着对陆安妮说:“你看吧,中原自己培养的年轻医生水平还是有限。”

  陆安妮看了佛斯林一眼,觉得他说得有些偏激。

  就算是美利坚的年轻医生,能从这视频中看出所有问题的也很少。

  毕竟不是处在真实的手术场景,视野还是有局限性的。

  主持人:“好了,还有人想要回答问题吗?”

  主持人话音未落,又是“嘀”的一声,有人按了抢答器。

  众人十分意外,连赵同光都答错了,还有谁敢回答?

  只见屏幕上显示出了两个字的名字——吴远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