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在日本当社畜要不要这么麻烦

在日本当社畜要不要这么麻烦第121章 论如何规避监控给人套麻袋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在日本当社畜要不要这么麻烦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欧巴桑还是拎着死狗跑了,不过围观的居民倒是有人认得她。据说是最近才从栃木县搬到千叶这边来的。

  原来这欧巴桑还不是东京人呢,北条一辉摇摇头记下了相关信息。准备法庭上见的决定可不是说说而已,不过还是先和有坂静香知会一声,毕竟是她介绍的清水家律师,希望到时候诉讼费用上能优惠一点。

  诉讼费用大概要30万円吧,十五薪再加上今年年终奖翻倍,倒是能拿一百多万円了,再算上存款,买车和诉讼还是可以兼顾的。

  人群议论着慢慢散去,铃木裕子将宠物用品店电源切断,大门上锁。

  现在时候不早了,也该领着少女回家了,北条一辉便向铃木裕子道别:“铃木桑,我就先带家妹回去了。”

  “嗯,谢谢北条先生的解围,如果到时候要诉讼,相关的费用我们也愿意承担的。”

  对付那种恶人,铃木裕子始终是坚持决不妥协的。

  如果这次能给到对方一个教训,那也是对其他有意愿碰瓷的人一个震慑,在这上面花的钱反而可以视作必要开支,这种价值观本就源自家庭的灌输,她相信姑妈也会赞同的。

  接着她又走到少女面前,拉住对方有些冰凉的小手,轻声安慰:“有坂桑,碰见了社会上的坏人,但这种人终归是少数,不要被他们打倒好吗。”

  北条一辉倒是能明白铃木裕子的言外之意,她不希望安藤麻衣因为这件事的影响,就害怕去面对社会,停止在宠物用品店的打工。

  北条一辉当然也持有类似的想法。在社会上能碰到的奇葩,遭遇的恶心实在是太多了。对于初出校园的高中生来说,在初次碰到时肯定是措手不及。

  伴随着到来的恐惧、难受的心情自然会冲击最初的理想抱负,但成长并成熟的过程,就是要伴随着学会坦然面对、解决这些麻烦的。

  但今天这件事冲击下,少女自然会有害怕退缩的情绪,所以北条一辉也愿意接受安藤麻衣暂停打工去休息一段时间。后面具体想法如何,还得看少女自己的意愿。

  慢慢向家的方向走去,少女期初是耷拉着脑袋跟在身后。于是北条一辉顿了顿脚步,让少女与自己并排前进。

  “安藤酱,下次要记得穿多点啊,你那看着我都感觉冷。”北条一辉并没有直接提起刚刚发生的事情,而是聊起最稀疏平常的琐事。

  “大叔,对不起。白天的时候,还好,所以就没穿那么多。”这声道歉,大概是对给北条一辉又造成麻烦的内疚吧。

  “哦对,是不是没准备过冬的衣服。确实安藤酱的衣柜好久都没更新了。”北条一辉笑着扯扯衬衣袖口,“那明天我们一起去买冬装吧。”

  “大叔,还要上班,而且冬装已经够了。”少女只是摇摇头。

  “可以请假的,反正我们公司那边年末也没什么事情了,”北条一辉突然像想到好主意,“对了,我打个卡签到,然后我们再一起去,反正公司离商业街还挺近的。”

  面对北条大叔的旷工宣言,安藤麻衣赶紧拒绝:“大叔,你不正经上班就算了,我,还要打工呢,而且旷工这种事,太过分了点吧。”

  “安藤酱原来明天要继续上班的吗?”北条一辉有些诧异,发生了这种事情,要搁自己那个年纪,肯定第二天就不愿意再来了。

  “为什么不来啊,明天我又不放假,”少女语气有些奇怪,“今天才是周一。”

  北条一辉笑着摇摇头,看来少女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坚强,本来还在想怎么开导她呢。

  少女大概是想明白了北条一辉的意思:“所以大叔是觉得我会不在铃木姐姐的店继续干了吗?”

  “愿意做什么决定,都看你自己,想休息一下也没关系,可以继续坚持那也不错。”

  “所以说我也不是小孩子了,社会上的这些事情,我早就知道的。毕竟以前也在商店打过工,”觉得大叔又轻看自己了,少女挥手表示抗议,“还有啊,大叔在外面不要摸我头的啦。”

  那在家就可以吗,北条一辉倒没问下去,只是继续听少女说。

  “而且我也没有哭的,鼻塞什么的只是因为有些冷而已。”少女的这个解释倒是像欲盖弥彰了。

  北条一辉也就顺着少女的说法:“嗯嗯,是我理解错了,安藤酱最坚强了。”

  怎么感觉这话在大叔口里说出来,味道就那么奇怪的。少女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赞同还是生气。

  “对了大叔,当时你过去是真要打欧巴桑的吗,当时大叔气势汹汹的,把铃木姐姐都吓到了呢。”

  “本来是想给那欧巴桑来一拳的,不过店门那不是有监控吗,要是被拍到了,诉讼的时候也少了个证据。”他也想快意恩仇,以暴制暴,但因为可能影响到之后的安排,还是暂时放下了念头。

  “大叔还是不要打人的啦,再怎么也是违法的事情,不然就和那个坏人一样了。”

  北条一辉从少女话中听出言外之意,他停下脚步,眉头皱紧:“那个垃圾,她打你了?”

  “啊?”少女回身才发现大叔停在那不动,满含怒火的表情不复刚才的温和。

  “看来刚才真该给那个垃圾来一顿,不过已经知道住所,套个麻袋来一顿应该没事,不过要先探查一下周边监控情况......”北条一辉低声自语的内容在违法边缘试探了。

  少女赶紧摇了摇北条一辉手臂:“所以说大叔,我都说了不能违法的。那个人没有打我,只是扯了下我的衣服。”

  “那也应该给一拳让她长点记性,她还敢动手的。”北条一辉暂时在少女面前,放下了教训对方的计划。

  少女一时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,怎么平时平静和气的大叔,突然就因为这件事变成了暴力分子。

  不过这倒并不是很奇怪的事情,假如听到女儿在外被人欺负,做父亲的不少也会提拳就上吧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